中国核电“两会”转向:抱团走出去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3-18   浏览次数:3

中国核电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广受关注。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在多位政协委员提案的力推下,核电“走出去”成为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而中国核电“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也有了转向迹象。

转向来自于中国广核集团有限企业(下称“中广核”)董事长贺禹等11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的有关“华龙一号”核电设备走出去的提案,在联名政协委员名单里,除了贺禹,还包括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金阳等。

上述联名提案显示,“华龙一号”为中广核和中国核工业集团企业(下称“中核”)共同研发的自主三代核电技术。也正是在“两会”期间,中核董事长孙勤接受《南方能源观察》专访时说:“在当前与狼共舞的情况下,哥俩要齐心协力,一起走西口。”

“过去大家还有技术路线之争,现在有了"华龙一号",以及今后燃料的供应,甚至乏燃料的处理,都可以进行后续的合作。”孙勤说。

尽管目前国内还有国家核电技术企业(下称“国核技”)的CAP1400三代核电技术,但贺禹和孙勤的上述表态,意味着面临技术路线不统一的中国核电(参见本报2012年8月8日报道《中国核电“三国演义”:安全之外的技术纷争》),未来存在更大合作空间的可能。

另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由去年开始破题的中国核电“走出去”,在今年将继续升温,中国核电企业出海也将逐渐由“单兵作战”转向“强强联合”。

而更长远地看,中国核电“走出去”依然缺乏经验,成为核电强国更是任重道远。“毕竟大家走出去也就那么几年。”原能源部副部长陆佑楣对本报记者说。

海外竞争压力巨大

多位中国核电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之所以目前出现了“强强联合”的迹象,因为中国核电迫切地希翼走向世界,只有合作才能带来更强的竞争力。去年中国核电“走出去”被提升为国家战略。

中国核电在国际市场的表现,与其30多年的发展历史并不匹配。

根据2014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资料,直至去年,中国核电在“走出去”方面才收获了以下成绩:中核承建的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站2、3号机组开工建设;中广核与罗马尼亚达成合作开发切尔纳沃德核电站3、4号机组意向。此外,除巴基斯坦恰希玛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为中国自行设计和建造外,在大型百万千瓦级核电的出口领域,中国还是空白。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科技委主任赵志祥表示,从核电出口的角度看,中国核电在国际市场上还不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虽然核电海外市场商业机会巨大,但竞争对手给中国核电带来的压力同样巨大。

以韩国为例,在过去几年,韩国在国际核电市场上屡获大单,仅是2009年的阿联酋核电项目订单总额就达到400亿美金。而中国直至去年才确定在巴基斯坦投资65亿美金承建核电站。

同样的还有日本。2013年2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造访土耳其期间,与土耳其签署锡诺普的第二座核电站协议,该核电站投资总额高达220亿美金。另据日本《产经资讯》报道,安倍晋三在今年2月19日与沙特王储萨尔曼举行了会谈,双方就缔结核能协议、推进日本核电技术出口达成了一致意见。业内人士表示,日本的加入,或使得中国失去沙特。

此外,俄罗斯也是中国核电的劲敌。去年12月,俄罗斯国家原子能企业总裁谢尔盖·基里延科表示,俄罗斯与印度核能领域合作“路线图”规定在印境内建造15个发电机组。

“在核电展览会上,俄罗斯抢尽了风头,他们把核电走出去当做一项国家任务。”一位去年到法国参加国际核电展览会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与俄罗斯相比,大家显得没那么自信。”

国内三家核电企业技术路线长期存在分歧,也在耗散着中国核电的竞争力。

国务院核电领导小组办公室前副主任汤紫德说,由于中国核电“各干各的,诸侯割据”,以至于难以形成合力,这也是中国核企走出去失败的因素之一。

与此同时,中国核电走出去还缺乏经验。“毕竟大家走出去也就那么几年。”陆佑楣对本报记者说,“大家对当地的政治和社会等等都不太熟悉,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而目前,更多的国家已公开表示将加入世界核电俱乐部。按照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预计,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约有60至70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开工建设。

核电联盟

“俄罗斯、法国、日本、韩国等都把核电出口作为政治外交的一种手段。”孙勤认为,国内的核电企业应该在政府的引导下,加强协调合作,建立市场开发秩序。

这也是更早之前中国核电产业联盟成立,以及今年“两会”联名提案的由来之一。

2013年之前,中国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核电产业联盟,今年年初,“中国核电产业联盟”才得以建立。该联盟是由中核、国核技及中广核三家核电企业联合发起的,其成立的背景正是中央政府鼓励核电“走出去”。

而在贺禹等人的“两会”提案中更是建议称,应把“华龙一号”作为国家当前及未来10年核电“走出去”的战略重点品牌,国家应尽快批准在国内开工建设“华龙一号”,增强国外客户的信心,加速“走出去”步伐。

而接下来,孙勤表示,中核将主攻阿根廷市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的其他资料显示,中广核与国核技则打算在土耳其、南非和英国项目上取得突破。

另外,中广核表示,它已与南非、白俄罗斯、泰国、越南、乌克兰等国签署相关核电合作谅解备忘录,并为泰国培养了第一批核电中高级管理人员,也与土耳其、马来西亚、波兰、保加利亚等国建立多方合作、沟通、交流的渠道,并积极探索与国际主要核电供应商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共同开发国际核电市场。

孙勤说,尽管现在核电走出去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国家也已经加大了核电外交的力度,但国家层面应进一步加大组织协调的力度。中国当前面临的重要问题是配套政策的“碎片化”,如果能够有一个平台,根据“走出去”项目的需要,打包形成技术输出、人才培训、资金支撑等方面的政策“集装箱”和“手拉箱”,将是对企业的有力支撑。在此基础上,中国核电企业应该通过强强联合的方式到海外去“与狼共舞”。

“中国核企走出去要形成联盟,这不是一个企业能完成的任务。”贺禹说,“大家要和制造队伍、施工队伍绑在一起,形成一个联盟和团队走出去,这样才能完成这项任务。”

这在现实中也已有所动作。商务部网站3月12日的消息显示,国核技和中广核已组成联盟,计划参与建设南非新核电站。南非计划投入1万亿兰特建设三座总装机容量为960万千瓦的核电站。这或将是南非史上最大的单笔采购项目。目前,中南两国的能源合作协议还处于草稿阶段。

如今,没有人会怀疑“这是中国核电走出去的最好时机”。“大家再也不能错过”,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共识。一个最新的迹象是,国务院总理李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部署2014年工作时强调,鼓励通信、铁路、电站等大型成套设备出口,让中国装备享誉全球。

“大家在海外核电项目的建造和运营方面已有成功的经验,新兴核电国家的市场开发是当前的重点。”孙勤说。

而对于更长远未来,中国如何成为核电强国?国核技董事长王炳华在今年“两会”期间建议,一是要建立国家主导的核能基础研究科研体系;二是坚持标准化、批量化、系列化发展思路不动摇;三是以国家战略推动CAP1400走出去。

但与王炳华所认为的不同,在孙勤和贺禹看来,中国核电走出去应该依靠华龙一号。他们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应尽早发放“路条”,先让华龙一号在国内上马,以便走出去时可以说服他国。

那么中国核电走出去应该推哪一种核电技术?“都可以推,关键不取决于你,取决于对方愿意用你哪一个。”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今年2月份这样对媒体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