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逢日必败”说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3-18   浏览次数:10

正当我国核电界正为核电“走出去”奋力拼博,并取得一定成效的时候,最近网上传播一篇“核电市场中国往往逢日必败,技术路线内斗阻碍中国核电‘走出去’”[1](简写为“必败”)的文章,说是影响很大,但事实有很大出入,应予澄清,消除消极影响。

一、中国“逢日必败”不符合事实

“必败”说:《第一财经日报》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在国际核电市场上的每一次交手,中国几乎是“逢日必败”。还以“屡战屡败”的标题,形容中国败于日本之惨。现在大家来看看中日之间,发生了几次交手?真是逢日必败吗?

1、关于沙特阿拉伯项目

“必败”说: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造访沙特,在核能等领域合作“达成多项重要共识”,取得很大成果。但在一个月后,形势突转,日本外务省在去年12月27日宣布与沙特阿拉伯就正式开始核电合作谈判达成一致。日本安倍首相去年4月访问沙特推销日本核电技术,随着中国做出入局尝试,日本加快了抢占市场的脚步。日本加入,可能导致中国失去沙特核电市场。下面大家看看沙特也阿拉的发展核电的真实情况:

2009年8月,沙特政府宣布考虑制订核电发展计划。2011年6月提出,利用超过800亿美金资金,在未来20年内建造16台核电反应堆,并确定由沙特国王科技城负责实施。在2011年11月开始选址,并开始议定招标计划,2013年成立核电企业。在2013年4月提出希翼于2016年开始建设。

沙特是亇非常富裕的石油生产国,提出了庞大的核电建设目标,吸引了几乎世界所有核电站供应商。正如《世界核资讯》2013年9月9日报导中说的“世界反应堆供应商排着队,追求与缺少经验的沙特,签订合作协议”。其作用是登记挂号交朋友,开始前期准备工作。

沙特已经与中国,阿根廷,法国和韩国等国家签署了双边核合作协定。

沙特和美国两联队分别签署了关于核电站工作的协议。推销ABWR、AP1000机组的东芝、西屋、Exelon、ENP 联队,推销ABWR、ESBWR机组的GE-H、Exelon、ENP联队。

沙特与俄罗斯、捷克、英国,也进行了关于“核能合作”的谈判。

2013年6月与韩国Kepco签订协议,如果沙特购买韩国反应堆,韩国将提供技术本地化支撑和进行核技术共同研发。

2012年1月与中国签署了涉及到核电厂的开发和维护,研究堆,并提供核燃料制造的协议。在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造访沙特期间,与沙特会谈中,取得广泛共识,2013年11月29日中国核工业集团企业总经理与沙特签署了科技发展投资合作谅解备忘录。2014年2月24日,中核集团与受邀来访的沙特国王科技城副主席图尔基亲王会谈,商定在人力资源培训、基础核设施建设、核技术应用、太阳能开发、海水淡化、核燃料供应、核电站建造与运营、核专项技术等领域探讨合作。为推进中沙核能合作,还成立了合作引导委员会并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就合作具体内容达成了广泛一致。

2013年12月27日日本外务省与沙特达成就核能合作开始谈判的协议。

2013年12月法国总统奥朗德访问沙特期间,法国EDF、Areva与沙特核电企业和供应企业,12日30日分别签署了支撑沙特建设核电的协议。

从上述沙特与各供应商的工作中,可看出:

沙特是亇缺乏核电经验的富国,制定了庞大的核电发展目标。是一亇潜力大前景看好的核电市场,引起了广泛的兴趣和和积极的行动。

目前尚处发展核电的准备期,项目招标工作还未开始,距离竞争的决胜,尚有较大距离。沙特与各核电站供应商的联系,仅是分别单独交流会谈,签订的协议,往往带有排队登记交朋友的特点,广泛的合作,并未进入到具体的建设项目,也不是排他性的。

中国的工作,与其他供应商相比,还是不错的,取得很大进展。2012年1月签署了比较广泛的合作协议,2013年11月又有新进展。特别是2014年的协作内容面广且深,为将来的招标竞争做了很好的基础性铺垫工作,还在组经上成立了合作引导委员会,是很大的进展。“逢日必败”所宣扬的,日本与沙特签署的谈判协议,仅是关于合作工作的开始,从时间、具体内容、深度上看,比中国差远了。所谓的日本加入,形势突转,导致中国失去沙特核电市场,真是无稽之谈。

2、关于土耳其项目

“必败”说,2013年4月,在参与土耳其一个核电站项目的竞标时,中国核电企业曾一度获得领先优势,但该项目最终采用了由日本三菱重工和法国阿海珐联手设计的Atmea1型反应堆。10月29日,日法联盟与土耳其经过商业谈判后,最终达成一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土耳其第二核电厂锡诺普招标,韩国取得单独财务谈判权后,对销售电量、电价的风险有疑虑,要求土耳其政府担保,土政府拒绝,谈判终止。韩政府为规避风险要求政府担保,从目前国际市场竞争的形势和保护自身的利益,其实是正确的。谈判转向中国,中国政府明确表示,不要求土方政府担保,中广核取得领先优势。中国不要求土政府担保,基于中国自主三代造价比韩国机组便宜,销售电量电价的风险小,发挥中国自主三代的优势,不要求政府担保,支撑争取中标,也是是正确的,是发挥中国机组优势和国家综合实力的表现。韩国退出不是失败,是明智。

当中国参与竞争处优势地位时,日本三菱重工联合法国Areva、GDF-suez等组织财团参与竞争,在安倍首相积极推动下,访问土耳其,直接与总理会谈,于5月份取得单独谈判权,在11月份又签署了合同框架协议。目前,售电协议、融资框架和政府间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议,尚未敲定。

在关于核燃料供应和乏燃料处理问题谈判中,日本无力像土耳其“一核”那样,由供应商俄罗斯那样全面负责解决。为此,土耳其政府提出,有意引进铀浓缩技术和乏燃料后处理技术,由自己解决,这恰好迎合了日本安倍政府突破二战后规定对日本的一系列政策限制,实现核材料生产敏感技术出口的企图。在土日核能合作协议中,虽规定了受援国进口核设备、技术、材料只用于和平目的,但又包含了允许拥有铀浓缩和乏燃料处理技术的内容,为日本出口铀浓缩和乏燃料中提取钚技术,奠定了基础。日本右翼政府在政治和经济的权衡中做出决策,这才是土耳其二核招标中,日本取胜的关键。但这有违“核不扩散”的国际关系准则,引起了日本议会内民主党、维新党等反对党国会议员的强烈反对。

土耳其二核招标日本取胜的主要原因,不是日本技术、经济上有优势。由于土耳其“一核”,俄罗斯条件的样板作用,Atmea1造价太高,很难找到经济上双贏妥协方案,从经济、技术上看,日本很难获胜。而铀浓缩、钚提取的技术转让和日本核敏感技术出口限制的突破,以及其他对华政治外交上的考量,政治外交上的好处,足于抵消经济上的困难,这才是日本取胜的主要原因。我国技术和经济上的优势尚存。

3、Horizon企业拍卖招标

“必败”说:“2012年5月,中国广东核电集团(下称“中广核”)和国家核电企业(下称“国家核电”)分别高调组成财团,宣布有意参股英国“地平线”核电项目,但最终败给了日本日立集团。”事实是这样吗?

由德国两大电力企业Eon和RWE联合在英国合资成立电力企业Horizon(即地平线),并取得两个核电厂址,准备建设新核电。2012年3月两企业认为建核电投资大,周期长,调整投资方向,转向周转快的产业,决定退出核电,把Horizon转让。拍卖中,市场冷淡,无人接手。后法国Areva联合中国中广核,表示可接手意向。西屋电气促动母企业东芝收购,中国国核技积极参与,表示可出一半资金。东芝企业发出了参与竞争的意向,并准备筹资。向美国摩根大通银行出售西屋电气50-70%的股份,摩根大通不感兴趣。东芝因筹资无果,又加上中国政府不同意国核技参与,东芝宣布退出,并表示西屋电气不再参与英国的核电建设。同时中广核也决定退出,结果只有日本的日立-GE交了投标书。最终日立独家投标而中标。从此看出,其实中日双方并未交手,国际社会对Horizon并不看好,中方主动退出是明智的。明智退出,不是失败。“逢日必败”所说的最终败给了日本日立,不符合事实。

总之,在Horizon出售招标中,Horizon是不是好标,中日并未交手,何谈胜败。“逢日必败”说的中国败于日本之手,不是胡说。

二、日本有那么強吗?

按“必败”的说法,似乎日本强大能让中国逢日必败,还屡战屡败,日本真是强得不得了吗?,现在看看,日本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到底有多强?

1、芬兰项目日本败于俄罗斯之手。在芬兰Fennovoima企业的Hanhikivi核电项目招标中,东芝战胜了法国Areva取得单独谈判权,而后又败在俄罗斯的Rosatom之手。第一阶段,日本东芝的160万的大型ABWR与法国Areva的165万千瓦的EPR竞争,当双方提供报价后,芬兰Fennovoima宣布,选定东芝进行单独直接谈判,日本东芝取胜。但芬兰Fennovoima又经过4种中型机组比选,俄罗斯Rosatom的AES-2006、法国Areva的125万千瓦的卡琳娜(Kerena)沸水堆、东芝的135万千瓦的ABWR、Areva/三菱的Atmea 1,决定选择俄罗斯的AES-2006,并邀请俄罗斯Rosatom,进行直接谈判。日本东芝的ABWR、三菱的Atmea 1都出局

选定俄罗斯的AES-2006,作为建设中型机组进行单独直接谈判。在两亇直接谈判中,选定建设中型机组,并在2003年12月底,同俄罗斯的Rosatom签订合同。日本东芝败于俄罗斯Rosatom之手,得而复失。

2、立陶宛Visaginas核电投标的得而复失。在竞标中,日立-GE战胜了西屋电气的AP1000中标,但后在立陶宛全民公决中,该项目被否决。波罗的海四国联合在立陶宛建设Visaginas核电厂。第一次招标中,投标商都不看好,只有韩国一家投了标书,谈了一亇星期也退出了。立陶宛修改投标条件,西屋企业和日本的日立-GE竞标,西屋企业虽作了很大努力而失败,仍被日本企业,以帮助立陶宛解决筹资的优势夺标。但是立陶宛政局变化,新政府进行全民公决,该项目被否决。日立-GE得而复失。

3、在约旦第一核电站招标中,在多家投标商逐步淘汰,最后在三菱/Areva的Atmea1和Rosatom的AES-92的竞争中,约旦于2013年10月宣布决定选择AES-92。三菱/Areva的Atmea1,败在俄罗斯Rosatom的AES-92之手。

4、在越南取得了第二核电项目的有关协议,仅是初步的,机型和供应商还没有确定。越南第一核电项目的建设,还尚处前期准备阶段,第二核电何时提上日程,还为时尚早。最近越南政府提出,2亇项目都要推迟。

5、在英国Horizon电力企业出售招标中,日立-GE在无竞标对手条件下获胜,但在英国政府和法国EDF谈判长期拖延不决,曾因对可能风险和前景发生动摇。在10月份英法谈判成功,供应方取得好的结果,日立-GE又坚定决心,积极推进,向英国监督机构提供ABWR的设计,请英国评审机构GDA进行安全评审。

6、东芝收购了NuGen 60%的股份,为在英国建设核电,打下了基础。

总之,日本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均尚未取得实果,与开工建设尚有差距。

综上所述,日本的ABWR、Atmea1,在市场竞争中,强于西屋电气的AP1000和法国的EPR,但弱于俄罗斯的AES系列,几乎是逢俄即败(如芬兰、约旦项目)。土耳其二核取胜是日本安倍政府政治外交活动的结果。

三、中国国际市场竞争初试,战绩称佳

1、中核集团向巴基斯坦出口两台110万千瓦的ACP1000机组,已于2013年12月13日破土动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参加了奠基仪式。这是中国自主三代“走出去”,进入国际市场取得的第一亇实果。

2、中广核集团在土耳其二核招标中,取得了可能获得单独直接谈判权的优势,虽因日本政治手段而失利,但这也是亇很好的成绩。

3、罗马尼亚建设切尔纳沃达3、4号机组, 2012年中广核集团表示了投资和提供非核设备的愿望。 2013年11月在双方总理见证下,由中广核与罗马尼亚核能企业签署核合作协议,同意中国参与该项目的投资和施工。

4、阿根庭2012年7月阿根廷和中国之间签署核合作协定,包括由中国资助建设第四个核电厂,以及相关研究、核燃料制造及其他技术转让等。2013年2月中国和阿根廷签署扩大核能合作能领域的协议,包括核能运行和技术,以及中国设备和服务向阿根廷出口。中国向阿根庭出口ACP1000反应堆和财政支援,作为阿根庭新建核电机组的选项之一。中核集团将积极迎战与来自法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等反应堆供应商,中核集团投标已通过资格审查。

5、英国欣克利C核电项目上,中国两大核电企业,联合取得了30-40%股份的权利;英国政府批准中国企业可部分或全部购买英国核电站股权,为中国进入英国核电市场铺平了道路。

中国自主三代核电,进入国际市场竞争,还刚刚开始,处于初创尝试阶段,但已取得了可喜成绩,了解了情况,取得了经验教训,铺开了战场,奠定了基础,特别是已取得实果,有一亇项目已破土动工,应给予充分肯定和支撑。

“必败”说英国欣克利C项目和罗马尼亚项目,中国只是资本输出,日本、韩国的是技术输出,其实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有一亇复杂的成长过程。我国还处尝试起步阶段,利用资本输出机会,先踩上脚,再逐步扩展,从资本到技术,从辅助到核心,从局部到整体,这是一般的规律。战争中总是先找突破口,再扩大战果。一个新产品进入国际市场,也有一个让市场认识、接受、发展的过程。大家取得了进入英国核电市场的机遇,不仅对我国核电“走出去”有重要意义,而且在政治、外交上也有重要意义,有什么可指责的呢?大家在巴基斯坦项目上就是资金、技术、核燃料等全面、整体的出口,且已破土动工。小日本取得了什么!

“必败”,给中国核电企业强加的“逢日必败,屡战屡败”的结论,完全不符合实际,对我国企业“走出去”的热情工作,浇冷水、泼脏水是绝对不应该的。

四、中国自主三代是世界核电发展的希翼

日本福岛核事故过去近三年,福岛综合症总体上已经过去,世界核电发展转入正常发展。此时,人们发现,当前世界核电机组“太大、太复杂、太贵、建不起、用不起”,正困扰着世界各国核电的发展。国际一些核能高级评论家,把眼光注视中国,把希翼寄托于中国。如世界核协会、独立核顾问和经济学家Steve Kidd在《国际核工程》上发表的“中国和英国---未来核电的引领者?”一文中说,“目前的反应堆,太大、太复杂,致使许多电力市场上因太贵而无法建造,这亇问题但总会有人能对此提出良好的解决方案,中国可能会成为核心力量。中国的高效建设和低成本供应链,必然有助于解决核电发展的这个基本问题。”

现在国际市场竞争中看好的俄罗斯AES机型系列,最近取得了23台本组的订单,包括了白俄罗斯、越南、孟加拉、约旦、匈牙利等发展中国家。造价只有美国AP1000法国EPR的一半。最近芬兰Fennioma招标,售电价不到英国建造法国EPR机组的一半,可完全不要国家补贴,不存在“买不起、用不起”的问题,证明了 “太大、太复杂、太贵、建不起、用不去”这亇世界核电的基本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中国自主三代,包括ACP1000和ACPR1000,达到国际三代同等水平,满足核电的足够安全。采用能动和非能动相结合的先进安全设计理念。不采用屏蔽泵、爆破阀等高难设备,规避由完全非能动带来的核一级高难关键技术,降低技术、经济风险。形成了完整的自主常识产权体系,具备独立出口的能力。

具有较强的经济优势。可充分利用我国已有经验和基础,我国二代改进机型是世界核电机型中造价最低的机型,考虑了达到三代要求的改进,仍将保持较强的经济优势,比俄罗斯的AES系列具有更强的经济竞争力。在建设、运行、管理方面,已达到世界最高水平。适合于新兴经济发展中国发展核电的条件,具有较强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和发展潜力。

中国有条件、有信心,在解决基本问题中,能够发挥比俄罗斯更大的作用,担当起发挥核心力量的责任,做出更大贡献。

五、“逢日必败”说法荒唐

核电市场“中国往往逢日必败”这亇说法不好,笔者认为,可能是编辑疏忽所致。但放在目前的中日关系、日本迅速右倾化、把矛头直指中国的大背景下,效果和影响很不好。“逢日必败、屡战屡败”这八亇字,深深的刺痛了全体中华民族人民的心,编辑应深刻反省。

六、有一点应予肯定

文中引用了中国核能动力学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原主任温鸿钧说的,中国核电企业,在“走出去”工作中遇到的尴尬,“自己推广使用外国引进技术,为何向大家推销连你们自己都不用的本国技术呢?”把这个妨碍核电“走出去”的国内政策问题提出来了,可让有关方面考虑修正,克服政策障碍,促进核电“走出去”事业发展,对此应予肯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